花月正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花月正春风 >
更多

第四章 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他又怔了一下,问:“你下班没有?我有事跟你谈。”她哧的一笑:“你这样子好正经,你一正经,我就觉得好笑。”结果他也笑起来,带着她走到一间休息室去。真奇怪,一剩下他们两个人,她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或许是因为他注视着她的缘故。她咳嗽一声:“你为什么盯着我看?”他答的倒坦白:“因为我觉得你很好看。”饶是她这么厚的脸皮,也禁不住红了脸。算他狠,竟然有本事令她脸红。他问:“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找你麻烦?”

找麻烦的人倒没有,可他这算什么表情,脉脉含情?

气氛真是有点怪怪的哦,他干嘛离她这样近,近得她都有点心跳加快脉搏加速呼吸急促,她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正好撞在他下巴上,她捂住额角:“好痛!”真是倒霉,更倒霉的是内间的门突然开了,有人进来了。

竟然是那位慕容大小姐,她一见到卓正就张开手就抱住他,兴高采烈的样子:“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给你打电话了。”依恋之情,溢于言表。卓正反手揽住她的腰,一脸的宠溺:“那么多人围着你团团转,你还要我回来做什么?”

慕容大小姐将嘴一撇:“他们能做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位慕容大小姐怎么回事?前几天还跟穆释扬亲亲热热,今天又跟卓正搂搂抱抱。那穆释扬她反正不管了,也管不了。自己一向重友轻色,穆释扬是色,可以轻之,这卓正可是友,万万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吃亏上当。

那慕容大小姐却一把拖住了卓正:“父亲问过好几遍了,叫你进去呢。”

卓正望了她一眼,欲语又止。慕容大小姐将他轻轻一推:“你快去,方姐姐有我照应,不会有人吃了她的。”

卓正说:“那好吧。”转脸轻声对她说:“我先去见先生,回头再向你解释。”

解释,不知道他还要解释什么?心里不知为何有点酸溜溜的。一定是痛恨这位大小姐不仅抢走了雪弗兰王子,还丝毫不知道珍惜。竟然一脚踏两船。真是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心灵。

天使般的面孔上都是笑意:“方姐姐,我可不可以请你去喝杯茶?”

“我赶时间去菜市买菜。”

天使却一脸的向往:“我想买菜这件事一定有趣极了。”

是啊,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能知道讨价还价铢毫必计的乐趣。一说到这个就眉飞色舞:“我告诉你,买菜可是大学问,看准了菜的成色,讨价还价时最要紧。首先要不动声色,其次要落地还钱,再次要步步为营……”还价兵法还没讲到一半,突然有护士敲门进来:“大小姐,你的电话。”

天使怏怏的去接电话,犹恋恋不舍:“方姐姐,那你先去买菜吧,有机会你再跟我讲还价密诀哦。”

这位大小姐倒也有趣,她走出休息室,刚刚穿过中庭,忽然听到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方小姐请留步。”

是位老者,略有几分面熟。目光如电,往她身上一绕,她不由自主打个激灵。那老者十分客气的说道:“我姓雷,不知可否请方小姐移步,有些话想与方小姐谈谈。”

瞧这来头不小,她方花月从来没做过亏心事,怕什么?于是施施然跟着他走过那七拐八弯的走廊,一直走到她从来没到过地方。像是一间极大的套间,窗子皆垂着华丽的丝绒落地帘,地上的地毯一脚踏上去,陷进去一寸多深,让人走起路来无声无息。四处都是鲜花与水果,沙发背后是十八扇紫檀牙雕的屏风,晕黄的光斜斜照出那屏风上精致的镂花,这样华丽的地方她只在电影布景里见过,真让人想不到这竟还是在医院内。

那姓雷的老者在沙发上坐下来,淡淡的道:“方小姐请坐。”

她终于想起他是谁了,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个人面熟了,原来他竟然是雷少功。怪不得这样有气势,不过瞧他这样子来意不善,肯定没好事。果然他一开口就说:“方小姐,十分抱歉,恐怕我们得请你离开卓正。”

离开卓正?她只觉得好笑,这是什么说法?不过言情电影里最最常见的台词出了炉,下面的话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果然雷少功说:“卓正有他的大好前程,方小姐,我认为你跟他的感情是不合适的。”真是让人失望,怎么只有这样老套的台词啊?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说法?他为什么要求自己离开卓正,自己跟他可只是朋友关系。再说了,卓正怎么能惊动这样一位大人物出来当说客?

啊哈!她明白了,这位卓正与慕容大小姐的关系,看来已经是公认了。照刚才的情形看,慕容先生也对这位准乘龙快婿是相当满意的。所以才会差了这位大人物出来棒打鸳鸯——虽然她跟卓正还不算是鸳鸯。不过她就瞧不惯他们这样仗势欺人。那慕容大小姐自己脚踏两船,竟还振振有词的叫人来命令自己“离开卓正”,呸!她想得美!

她淡然答:“雷先生,我想你的要求我不可能办到。你不如去问卓正的意思,看他肯不肯离开我。”切,虽然只是朋友,不过总不能眼看他陷于红颜祸水却不管不顾,先将话扔出来再说,起码叫他们知道,那慕容大小姐也不是船船都可以踩得稳。

那位雷先生却丝毫不动声色:“方小姐,我想你定然知道,我们并不是来请求你的。”

她身子微微前倾,仔细打量着这位不怒自威的政界要人。从容镇定的说:“雷部长,我也不打算接受你的任何威胁。”

他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小姑娘,胆子倒不小。你开个价吧。”

是啊!怎么能少了开支票这一最最最重要桥段?小说电影里都是必不可少,看着他取出支票簿,她真有捧腹大笑的冲动。真滑稽,没想到她还真能有这样的机会。她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纸片,仔细端详了上面的金额,竟然是五十万,出手果然慷慨。

她一字一顿的说:“五十万,对你不是大数字,对我也不是!用来买你良心的平安,它太便宜;用来买我的爱情,它也太便宜!所以,你省省吧!”她用嘴对那支票轻轻一吹,支票斜斜的飘到地毯上去了。

看到雷少功虽然仍旧不动声色,可是眼里有一抹未及掩饰的讶异,她就忍不住得意洋洋。自从看过《秋歌》后,这段台词她背得滚瓜烂熟,没想到有一天真能派上用场。他缓缓开口说:“方小姐,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十分喜爱金钱。”

潜台词就是说她拜金喽,没错,她是拜金。可是像她这么有风格的人,拜金当然也要拜得独树一帜。她坦然望着他:“是,我确实爱财如命。可是我不会为了钱财,出卖我的自尊、我的感情、我的人格。”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