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正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花月正春风 >
更多

第二章 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他答:“我在海军——现在正休假,舰艇去大修了,全舰的人都放假。”

据说军队的福利很好,休假还照发全薪。她无限垂涎了一下,马上回过神来,照样没好气:“你休假怎么天天往咱们医院里跑,你有病啊?”

他也不生气,不过笑容里不知不觉掺杂了一丝忧郁:“我倒真心希望病的那个人是我。”他从来笑得像阳光一样,独独此时仿佛有乌云掠过,她不知不觉的问:“是你的亲人?病得很严重?”他轻轻点了点头,她忽然觉得他这样子很让人同情,忍不住又问:“住在咱们医院哪一科?要不要我介绍相熟的医生替他好好检查一下?”

他的声音低下去:“已经确诊是鼻咽癌早期。”

她心里生出怜悯来,亲人的不幸比自己的不幸更令人痛心,那是至亲至爱的人,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她知道那种无助,只听伞外的雨哗哗落着,急急的打着地上,冒起一个一个的水泡。伞下一时寂静无声。

她轻轻咳了一声,笨嘴拙舌安慰说:“你不要难过,吉人自有天向。”他倒是极快振作起来:“谢谢,专家也说过手术后到目前一切都还顺利,有望不复发。”忽然问她:“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没带伞?”她怨忿不平:“天知道这老天发什么神经!”话音未落,忽然白光一闪,眼前一花,一个霹雳似乎近在眼前,震得她两耳中的鼓膜都在嗡嗡作响。他眼疾手快:“小心!”

她跌跌撞撞被他拖开,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轰然跌落巨大的枝柯,焦糊的味道传来,那雷竟然劈在这么近的地方,若是再近一点,她不敢往下想,心中怦怦乱跳,好半天才呼出一口气,只觉得心惊肉跳。喃喃自语:“可真不能再胡说八道,不然真的会天打雷劈。”他哧得笑了,她只觉得他笑得那气流痒痒的拂在耳上,这才突然发现自己还被他紧紧箍在怀中,他身上有好闻的剃须水与烟草的芳香,她从未曾这样真切的感受过男子的气息。心里就像有一百只兔子在乱窜,脸上一红挣开去,他也觉察过来,不好意思的松了手。

她不知为何有点讪讪的:“我要回去了。”他不假思索的递出手中的伞:“那么这伞你拿着,你这样淋回去准会生病。”她又没了好气:“嗳!今天我生日耶!你别咒我行不行?”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今天你生日?我请你去吃长寿面行不行?”她脱口答:“当然不行!”

他摸了摸鼻子:“那我正好省下五块钱。”哼,臭小子,就知道你是虚情假意,她凭什么要让他省钱?他成天施那些小恩小惠,哄得同事们全向着他,他天天慷慨解囊的收买人心,她替他省钱做什么?一个念头一转,笑容可掬:“我要吃加蛋肉丝面。”

加了荷包蛋后的肉丝面果然好吃,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香!真香!得意洋洋的告诉他:“这附近方圆五里之内的面馆我全部吃过,就这一家肉丝最多,最香,面条也最实在!”

果真是实在,一碗荷包蛋铺肉丝面下肚,胃里满满的,心情也似乎好起来。连天公都作美,雨已经细如牛毛,蒙蒙的下着,如雾如烟。碎石小街的石子皆是湿漉漉的,路旁有人卖兰草花,整条街上都浮动着那幽远的暗香。他停下买了一把送给她,她欢喜不禁捧着,璨然微笑:“好香!”忍不住问他:“是多少钱一把?”

他说:“便宜,才一毛钱。”她喜孜孜的说:“真奢侈,下次不要了。”他的唇角不禁浮起笑意,她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一毛钱可以买很多东西呢。”他轻声道:“一毛钱可以买来你的快乐,就值得了。”她忍不住那眉角眼梢的笑意,两旁的路灯亮起来,他发梢上皆是细密的雨珠,像是璀璨的碎星,他的眼睛里也闪烁着星光一样。

她说:“我妈妈千辛万苦将我和姐姐带大,我知道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都恨不得掰成两瓣来花,我知道每一分钱都有它的用处,现在姐姐嫁了人。我也从护校毕业可以挣钱,我就有个愿望,希望有一天可以攒够了钱,可以买一套房子,有小院的房子,让妈妈可以在院子里晒太阳、种花,而不是像现在,挤在潮湿狭小的公寓里,每天阳台上只能见到三个钟头的阳光。”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