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更多

第二部分:我爱黑色汇 02.余秉秉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求求你!求求你今天做我的男朋友吧!”

  “不行!”

  “我给你500块!”

  “不行!!”

  “800!”

  “不行!!!”

  “1000!”

  “成交!”

  看到屏幕上跳出这两个字,林小枫觉很后悔,非常非常地后悔,她应该试着先说900,这样或许能省下100块来,不过没关系,她搞定了最难搞定的部分,想到这个,她就觉得兴高采烈。于是飞快的打字:“那你今天下午五点在我学校正门等我,我们一块儿回家。”

  “知道了。”

  他慢吞吞打出这三个字,可以想像电脑那端他是怎样一幅不耐烦的表情,靠,你以为你小玄子?在批奏折啊?本来已经打算说再见下线的林小枫于是非常恶意的补上一句:“鱼饼饼同学,走路小心,表变成肉松松!”

  这小子唯一可爱的地方大约就是他的名字,林小枫无意中得知他的真名叫余秉秉时只差捶地大笑:这世上竟然有人叫鱼饼饼!怎么就没人叫肉松松?她一被他气着就叫嚣“肉松松”,百试百灵,一定可以当场噎得他说不出话来。看屏幕上久久没有回应,她突然醒悟过来,飞身扑出去按关机键,啊来不及了,还没等她的手碰到按钮,屏幕已经悄无声息的黑掉了。

  不要啊……

  林小枫欲哭无泪,这个月第三回了,她一定又得格式化整个硬盘。

  BT啊BT,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像他这种顶级黑客,不是都不屑于这种丝毫没有挑战性的事情么?为什么天天拿她的电脑养病毒?

  其实跟鱼饼饼的相识非常传奇,真的很传奇。林小枫是园林设计专业,课业之外偶尔干点私活打点小工,挣几个零钱买红宝石小方吃。有次参与某个游戏内测,在网上认识了鱼饼饼,游戏里他的网名叫EYES。林小枫觉得这名字既臭屁又无聊,等终于有天见着真人,心里才叫了一声:靠!

  原来这小子有双漂亮的丹凤眼,斜长入鬓,配上剑眉薄唇,斜睨着看人时,要多桃花有多桃花。

  桃花眼啊桃花眼。

  林小枫自从认识鱼饼饼从没有走过桃花运,而是一直走霉运。

  从一开始就是,初识他那天半夜突然断电,虽然一分钟后就重新来电,但存在硬盘里的刚做好的图统统不翼而飞,她随便打开一个群,独自5555哭了很久,明知没有任何人会理她。凌晨四点,所有的头像都是灰暗,寝室里的同学也全都睡着了,屏幕上反射的一点光映在林小枫脸上,活脱脱像午夜幽魂,于是生在新中国长着红旗下一直过着奔小康生活的林小枫不由悲愤的觉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怎么一点也不能阳光普照到自己身上。

  还没等她悲愤完毕,突然屏幕上蹦出两字:“D盘”。

  她被吓了一跳,认真看,原来是个叫EYES发言。没想到半夜除了她还有一只孤魂野鬼,不过这孤魂野鬼说D盘到底是啥意思?于是她打了个“?”发送。

  他却没回应,过了会儿她打算关机睡觉,强迫症一样重新打开“我的电脑”,绝望般最后一次点开D盘,没想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文件夹失而复得,一百多张图好端端的出现在原处。

  这下子把林小枫震到了,想起刚才那个EYES莫明其妙蹦出的两字,于是倒吸一口凉气拼命给他留言。你好你怎么知道我丢掉的那个文件夹在D盘我明明找过N遍它们真的不在了你是怎么把它们还原到D盘的还有你怎么可以进入我的电脑你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黑客啊我好膜拜大侠您要没事的话可不可以替我看下漏洞杀杀病毒……

  大侠当然很酷的没有搭理她。

  林小枫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屈不挠,办事认真。所以虽然大侠不搭理她,但从这天开始,她每天养成了给大侠留言的习惯。从一开始天天问:“你好,你是不是真的黑客?”到后来天天晚上回寝室一开机就说:“你好,晚饭吃了没?虽然当大侠行侠仗义我知道你很忙,不过要记得吃晚饭呀……”

  每天这样对着一个人说话,时日久了,总像是对朋友倾诉。林小枫偶尔也会对大侠讲讲自己不开心的事情,比如四级还没有考过,或者上自习占好了位置却被人把书扔到角落里……当然大部分都是开心事,比如在学校网球场看到帅哥,或者喜欢的偶像又发行新单曲……

  在林小枫的心里,大侠的形象是白衣飘飘仗剑而行,好像小时候看武侠片的那样子。

  总之林小枫做梦也想不到有天这位大侠会给她打电话,因为她给他留言一年多了,他连个符号也没回过她,他却给她打电话!!!

  本来看到手机上陌生的电话她愣了一下才接,结果对方问:“你好,请问你是林小枫吗?”

  她说:“我是,您哪位?”

  “我是EYES。”

  她正在想谁这么无聊打电话还自称英文名字,真是既臭屁又无聊……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顿时几乎要跳起来,结结巴巴:“那个……那个……大侠……”

  谁知大侠比她更尴尬:“那个……呃……能不能……请你帮个忙……”等大侠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完,她说:“我马上来!”

  热血沸腾立马打了个的,直奔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径直往里走,被警察叫住:“哎哎,小姑娘,干什么的?”

  她赶紧阳光灿烂的一笑:“我是来领人的。”

  “领人?”警察上下打量她:“是不是姓余?打架斗殴的那个?是你同学还是你哥哥?胆子可不小,敢在派出所门口打架闹事!”他指了指自己眼圈上一大块乌青:“看到没有!我上前劝阻他竟然还动手袭警,我告诉你,这人按治安法应当拘留!”

  林小枫差点要昏了,他在电话里只说因为打架,所以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允许他打电话找人去领。可没说是在派出所门口打架,更没想到他竟然还打了警察,大侠啊大侠!您行走江湖也忒傲慢不羁了吧?!

  本来林小枫揣着银行卡是打算来交罚款领人的,一看这情形知道没辙了:“呃,叔叔,我替他向您赔礼道歉。他今年四级又没过,所以心里窝火,今天一定是喝多了,真的,我向您保证,平常他真的特听话,学习也特努力。您帮帮忙,这要通知学校的话,他一定会毕不了业的,求您了叔叔,要是他受了处分拿不到毕业证,他一辈子就毁了。”厚着脸皮祭出王牌:“他是我同学,叔叔您帮个忙好吗,我是林正华的女儿。”

  “啊?”警察有点尴尬:“那个……”

  “您帮个忙,”她想起来连忙又补上一句:“不过千万别告诉我爸爸,不然他非打死我不可。”眼圈一红,只差要哭了。

  警察同志禁不住她左一句右一句的哀求,况且她又是林局的女儿,所以最后他进去跟另几个警察商量了一下,最后出来说:“这次就算了,你把他带走吧,下不为例。”

  “谢谢叔叔!谢谢您!”

  “甭谢了,小林你好好劝劝你同学,下次别这样冲动。”

  “好的好的。”

  跟着他去领人,七拐八弯走到一间屋子,才看到一个穿白色休闲装的人。

  靠!

  大侠你果然是白衣飘飘,可是……白衣飘飘戴着手铐蹲在地上,您这江湖也行走得忒没气质了。

  “余秉秉!”

  警察叫了一声,白衣飘飘的大侠终于抬起头来,竟然出乎意料的年轻,看上去真像是她同学。漂亮的丹凤眼斜长入鬓,配上剑眉薄唇,斜睨着看人时,要多桃花有多桃花。而林小枫只想捧腹狂笑:鱼饼饼?这世上怎么还有人叫这个名字?

  “身份证还你,”警察打开手铐,将身份证递给他:“你可以走了。”

  出了派出所他才说:“谢谢!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麻烦你了。”

  “没事。”不过她有点纳闷:“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

  “你电脑里有个人简历。”

  “啊?不会吧你又进我电脑?”

  “要不是我天天帮你杀毒补漏洞,你电脑能一年多时间连死机都没有过一次?”

  他样子还是酷酷的,拽得不能再拽。

  于是她说:“这位同学,我刚把你从派出所里捞出来,你表这幅表情行不行?”

  他怔了一下:“那你要我怎么样?”

  这下林小枫来了精神:“以身相许行不行?”

  “不行!”

  人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连说“不行”都可以说得这样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吐气如兰……好吧,她承认帅哥就是帅哥。

  不过她也算是英雄救美哦不美救英雄了一把,所以天天依旧给他留言,明知道他都有在线,照留不误:“鱼饼饼你今天有没有吃晚饭?我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传说中的新一届校草了,不过长得没你帅哦……”

  偶尔心情好鱼饼饼也会回她一句半句,比如她留言说打工挣到三百块钱,屏幕上就会蹦出两字:“请客!”

  然后她就请他吃K记的蛋挞。

  两个人坐在窗明几净的快餐店,一口气可以吃掉八只,每人四个。吃完后林小枫往椅子一摊:“哎!好饱!”

  他经常不吃饭,据他自称是因为太穷了,吃也是敷衍了事,所以每次林小枫摊着不过三分钟,他总是踢她去给自己再买两只蛋挞。

  “自己去!”她懒得动。

  “我不想动。”他学她的样子摊在椅子上,因为这种姿势很舒服。虽然林小枫老被妈妈骂,说女孩子坐要有坐像,站要有站像,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她总是忘记装淑女。

  “那你为什么想吃?”

  “正因为不想动,所以才更想吃啊。”他竟然答得理直气壮仿佛如同天经地义。

  好吧,她承认帅哥耍无赖的时候也魅力十足,她沉溺美色,每次总认命的替他去再买两只蛋挞,看他一口口吃掉。

  真奇怪,天天喊穷喊饿,吃东西的样子却一贯斯文,虽然吃得多,但吃得慢。

  他斜睨她:“这样吃最容易饱,我在减肥你知不知道?”

  靠!就他这样吃掉六只蛋挞还自称减肥,怎么能比她还厚颜无耻口是心非?

  不过他是真穷,每次跟她一块上街总是花她的钱,唯一送她的礼物是她过农历生日,他竟然买了一只大熊快递到她寝室,她十分惊喜,上网就给他发讯息:“谢谢你还记得我生日。”

  结果他懒洋洋说:“你生日不是元月五号早过了吗?这熊是我前天在游艺机上赢到的,没地儿搁所以送给你。”

  差点没把她气死,发誓要再不理他。但晚上一时没留意,竟然又习惯性的给他留言:“鱼饼饼你吃了晚饭没有……”敲了回车键发送上去,她才想起来自己明明发过誓再不理这人了,不过已经迟了。

  算了算了,她不跟帅哥一般见识。

  但这帅哥偶尔也有令她怒其不争的时候,比如有天她跟同学上街,结果正巧在某间咖啡厅门口看到这小子正在琢磨路边停的一辆跑车,一幅偷车贼的模样。

  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更何况偷车就不是进派出所那么简单了!她忍不住上前去拍了他一下:“你在干吗?”

  他竟然没被吓一跳,果然当黑客的人心理素质超好啊,见是她,反问:“你在这里干吗?”

  她看了那跑车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把他一把拖开:“你别动这车。”

  “为什么?”

  “A8啊!”她指着车牌说:“传说中的A8啊!我天天泡JJ看高干文,真遇上A8还是头一回,多不容易啊!你看看这号段小得,竟然是82,啧啧!几时要能见着传说中的V0,也不枉我看了那么多高干文。”

  “JJ?”他斜睨:“就是你天天泡的那个黄色网站?”

  她一气愤都忘了装淑女:“什么黄色网站,那是原创网站!”

  “那网站里头不都是什么耽美高H,女尊NP……”他摸下巴:“对了,忘了你电脑里还有H漫,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喜欢这些东西!”

  她恼羞成怒:“你竟然又偷看我电脑!”

  “不是你天天叫我杀毒吗?”

  她气得又发誓真的要再不理他。

  如果不是要回家相亲的话。

  上个星期回家,妈妈突然说,这星期五晚上回家吃饭,陈叔叔的儿子从国外回来了,他要来家里吃饭。爸爸赶紧补上一句:“你一定要准时回来!”

  相亲!

  二十岁竟然就让她相亲!!!

  她林小枫好歹也是一青春无敌美少女,虽然在学校里暂时没有人追求,但那也是因为她跆拳道黑道四段,曾经在学校西门外等公交车时,把一个趁拥挤意图揩她油的猥琐中年男人一脚飞踹出五米远。从此后名震校园,把不少心存绮念的男生吓跑了而己。

  怎么可以让父母误会自己沦落到要相亲的地步!

  所以她决定带个男朋友回家吃饭,挑衅那个记忆中又白又胖的陈家小子,她才不要嫁给一个五岁就移民连中国话都说不清楚的香蕉。

  这个临时男友的不二人选当然就是鱼饼饼,谁叫他穷,又没骨气,最容易收买呢。

  没想到鱼饼饼来的时候还收拾了一下,连头发都梳得一丝不乱,很令她鄙视:“穿什么西装啊?”

  说实话是因为他穿西服太好看,她嫉妒,明明平常就一大男生,不是T恤就是牛仔裤,而且全是没牌子的货,看起来比她同学年纪还小,谁知一穿起西服来竟然人模人样,很有点所谓翩翩风度。

  他说:“你不是说要回家见伯父伯母,见长辈当然要有礼貌,所以穿得稍微正式点。”

  连谈吐都斯文多了,她“噗”得一笑,做戏做足全套,真有专业精神。

  算了,反正帅哥穿西服这么好看,就当养眼好了。

  他们搭地铁回家,正好是周末的下班高峰,人山人海,他护着她在人堆中杀出一条路来,然后让她站在靠柱子边,自己站在她旁边。他个子高,虽然车厢里拥挤不堪,但他伸手拉着吊环,正好替她挡住汹涌的人潮。

  没想到这小子穿上西服,连所谓的绅士风度都有了。

  林小枫对他刮目相看。

  最令林小枫刮目相看的是他在自己父母面前的表现,简直就是一大有前途的青年才俊啊,不卑不亢,有理有节,进退得宜。他甚至还会打桥牌,哄得林正华眉飞色舞,跟他大讲特讲牌经。而林家妈妈最满意的是他家世,一听说他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音乐教师,顿时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了,于是鱼饼饼同学成功PK掉海归陈家哥哥,成为林家父母第一女婿人选。

  林小枫从来没见自己父母那样开心过,不至于吧,就是一看上去像模像样的小白脸,他们就放心将自己养育多年的掌上明珠托付终身?

  林小枫更郁闷的是,本来以为自己因为认识鱼饼饼的霉运已经走完了,没想到她会遇上绑架。

  绑架耶!

  货真价实的绑架,这天她从超市买了水果零食出来,正打算搭公交车回学校,结果一辆面包车冲到她面前“嘎”一声停下,跳下来四五个人笔直朝她直冲过来,架起她就想把她拖进车里。

  周围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但她的黑带四段岂是白绣上去的?

  所以她抓住扭住自己胳膊的第一个人,一个漂亮的过肩将那人狠狠掼在地上,然后飞起一脚,踹开冲上来的第二个人,拳打脚踢,那四五个人一时都近不了她的身,闹市之中,竟然没人围观。

  她好容易将两个人打趴在地上,余下几个人一时缠斗不休,这几个人都会功夫,拳脚很硬,她孤身迎敌难免落了下风,真是士风日下啊,各位市民你不见义勇为也快报警啊!

  正当她觉得吃力的时候突然背后劲风来袭,没等她反应过来,颈中已经挨了一掌。

  她眼前一黑,晕了。

  醒来是在一间很大的房间里,她没有被绑起来,嘴也没被贴上胶带,甚至还躺在一张看起来挺不错的床上,但她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检点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完好,这才松了口气,跳下床去,试图开门。

  不出所料,门被反锁了。

  她拉开窗帘,窗上有牢不可破的防盗网,隔着防盗网往下看,原来是别墅三楼,底下是修剪得很漂亮的草坪,花圃里还种着英国玫瑰,好一个精致的牢笼。

  不过,就凭这牢笼想要关住她林小枫,也忒小瞧她了。

  她摘下发卡,开始扭防盗网的螺丝。

  是有点费劲,不过这可是父亲的同事吴叔叔教她的绝活,吴叔叔是特种部队退役,有好多绝活。

  她成功的下掉两枚防盗网的膨胀螺丝,将整个防盗网位移开五十公分。

  够她钻出去了。

  撕床单,结成长绳,然后绑在柜脚上,试了试牢固度,才将床单绳抛出去。

  她顺利的往下爬,耐心又小心,最后成功着陆。

  耶!

  双脚落在草皮上的一刹那,她突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竟然有几个男人正坐在不远处阳伞下喝茶,顺便观赏她爬楼的英姿。

  刚才她在楼上的视角太窄,看不到这堆人。

  呃,这是什么诡异局面?

  为首的人一身中式黑衣,左眉梢有一道疤痕,却并不触目,突然对她一笑,竟然颇有几分儒雅气质。另几个人就笑得有点诡异了,尤其是一个大块头,他笑着打量她半晌,才洋洋得意回头对另一人说:“怎么样,我就说她一定会爬窗子下来。”

  有个男人皱着眉头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币:“给你十块!还有五块钱不用找了!”

  “认赌服输嘛,”钟瑞峰拿两根手指挟着抖了抖那张纸币:“十三,别皱眉啊,回头老八来了,咱们一块儿敲他请客得了。”

  “靠!你还做梦敲他请客?”唐少波嗤之以鼻:“老八最不喜欢旁人碰他的东西,你还把他的妞弄到这儿来,看他回头怎么发飙!”

  “我是英雄救美,”钟瑞峰振振有词:“要不是我叫人盯着,她一准已经被高瘸子的人绑走了。到时候老八就不是发飙了,就该发狂了。”

  唐少波横了他一眼:“我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老八发狂,今天多难得的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你竟然把人给救回来了!”

  林小枫却要抓狂了,这帮人是什么人,为什么对她视若无睹只管品头论足?

  她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还没等她迈出一步,突然听到引擎的咆哮声,抬头看见一辆黑色的跑车正顺着车道疾冲进来,转过弯道,如脱缰的野马般冲上草坪碾过花圃,笔直冲向那堆喝茶的男人,最后在尖锐的刹车声中硬生生停下来,距离茶桌不过区区三十公分左右。

  千钧一发,那堆喝茶的男人竟然个个面不改色,杯子里的茶都没溅出半滴来,仿佛早知道这车会及时刹住。

  唐十三甚至抬腕看他那块金灿灿的劳力士:“37分钟……哦哦哦,八太子今天这速度啊……老九,如果要你从城西跑过来,有没有这么快?”

  钟瑞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呸!要有人敢把我们家晓颖关这儿,从城西我顶多18分钟就飙过来了,老八这速度简直是龟爬。不过他不常开快车,我们要原谅他。”

  有人下车摔上车门,一路怒气冲冲直朝着她走过来。

  咦!

  这人竟然有点面熟,定晴一看,竟然是鱼饼饼。

  他怎么会从天而降?为什么这样生气?

  没等林小枫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她一把拽住,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番:“伤着哪儿没有?”

  她还没弄清楚状况:“没有。”

  “你手怎么回事?”他怒不可抑:“怎么在流血?”

  她赶紧说:“没事,我从窗子爬下来的时候磕破点皮。”

  没想到他更怒了,回头冲那堆男人吼:“你们就看着她从窗子里爬出来?”

  唐十三一边摇头一边叹气:“重色轻友啊重色轻友……”然后摊开手掌,钟瑞峰十分认命的掏出一百块给他:“拿去!”

  唐十三接过钱,笑嘻嘻拍了拍钟瑞峰的肩:“要不我们再赌一把,赌老八会怎样收拾那姓高的?”

  这下连林小枫也气得脚底冒青烟了:“你们赌来赌去,到底有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为首的黑衣人终于忍不住,哧一声笑出声来,顿时连眉梢那道伤疤都淡似笑纹。

  鱼饼饼反倒不生气,对她说:“你去车上等我。”

  她抗议:“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去!你到底是什么人?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

  他大怒,一把抓过她来,狠狠的亲住她。

  很软,很热……林小枫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唯一就是唇上温软的触觉,她的初吻啊……初吻啊……

  旁边有人吹口哨,还有人鼓掌,他终于放开她,她因为缺氧所以大脑反应迟钝,顺利的被他塞进了车里。

  “看到没有?”唐少波无限感慨的摇头:“这就是叫女人闭嘴最简单的办法。”

  很久很久后的某一天,林小枫终于想起来问:“对了,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在派出所门口打架,而且还袭警?”

  “因为他们想要我帮他们偷一样东西,我不肯,他们纠缠不放,所以我在派出所门口打了一架,这样我被警察抓进去了,也甩掉他们了。”

  于是林小枫非常开心地笑了:“你看着笨笨的,其实蛮精明嘛!”

  ……

  很久很久后的某一天,林小枫终于又想起来问:“那天为什么有人要绑架我?”

  “因为那帮人贼心不死,还是想要我帮他们偷那样东西,于是他们就想绑架你。”

  于是林小枫非常开心地笑了:“这么说我对你很重要了?”

  “他们以为很重要而已。”

  ……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