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更多

第二部分:佳期如梦拾锦 08.我是排骨,我是猫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明显,今天扑克脸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他刚一进门,我跳过去蹭蹭他,要是心情好,他一定抱我了。

  但今天他没抱我,我锲而不舍的用毛绒绒的尾巴扫他的脚背,想让他犯痒痒。以往我这样扫他的脚背,他多半就笑了,用指头挠我的下巴,叫我“排骨”。但今天他不仅没有笑,反而伸手把我的后颈皮一拎,将我撂在了沙发上,摔得我七晕八素肚皮朝上,半晌才挣扎着爬起来。我连浑身的毛都乍了,尾巴竖起来,愤怒的冲他喵喵叫,可是他不睬我,直接进书房去了,“嘭”一声把门就给关了。

  这还不算惨,惨的是连晚饭都没得吃。

  我饿得“喵喵”叫,他也没把门打开,出来看我一眼。

  唉,算了不叫了,身为一只猫,也得识趣是不是?

  好在没饿多久,美女就来了。

  好久没看到美女了,我高兴的喵喵叫。

  我对美女印象不好,虽说我小时候那会儿她经常喂我牛奶,但她喜欢把我抱来抱去,好像我是一只抱枕或者是只狗,更要命的是每次给我洗澡,她老是不小心就把浴露弄到我嘴里去,我一张嘴就吐泡泡,好像一支泡泡枪,她还笑得前俯后仰,她一笑扑克脸就跟着笑,一点也不管我在澡盆里全身湿淋淋好尴尬,哼!最可恶的是她喜欢叫我“咪咪”,切,别以为我是猫就什么也不懂,咪咪是什么?少儿不宜好不好?

  不过今天我饿得头晕眼花,也没力气跟她计较,况且我从来不跟美女一般见识。

  美女好像心情也不好,因为以前她都会蹲下来逗逗我,问我吃的是什么。

  还能吃什么,吃来吃去还不是猫粮。

  难得在我三个月大的时候,美女突发善心下厨做菜,结果把鱼煎糊了,于是没让扑克脸知道,偷偷搁我碗里,让我吃了。

  吃了她煎的鱼,我拉了整整一天的肚子,拉得我奄奄一息连九条命都只剩了一条,要不是扑克脸发现及时把我送进医院,我说不定已经是只头顶有光圈背后长翅膀的天使猫了。

  从那以后,为了生命安全,我一般就只吃猫粮了。

  不过今天连猫粮都没得吃,所以我冲她“喵喵”叫,希望她去厨房给我拿妙鲜包。

  但她没睬我,直接进主卧去了,我跟在她后面上楼,一边爬楼梯一边叫唤,为什么我这么命苦呢,扑克脸心情不好也就罢了,连美女都心情不好,看来我的晚饭真没着落了。

  美女进了卧室,开始东翻西翻找东西,我突然有大事不妙的预感。因为上次她这样翻箱倒柜之后,扑克脸就跟她吵架,两个人越吵声音越大,我急得在他俩之间转来转去,最后还被踩到了尾巴,痛得我惨叫不己。

  更要命的是,那次大吵之后,我就被扑克脸送回“家”去。那个叫“家”的地方我一点也不喜欢。第一,生人太多,还有小孩子,我最讨厌小孩子了,尤其是喜欢揪我尾巴的小孩子。第二,老是被关在一间屋子里,不让我出去,更不让我去后院,等我有次好容易终于偷偷溜进了后院,还没等我遛遛爪子,竟然就被个穿军装的帅哥卡着脖子拎出来,简直是奇耻大辱。第三,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叫“家”的地方竟然还养着一条狗,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狗了,比讨厌小孩子还讨厌狗!

  我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扑克脸出现在了门口,那个脸板的,真跟扑克似的。其实他平常板着脸,美女就叫他“扑克脸”,那时候扑克脸听美女这样一叫,多半就会笑了。

  但今天美女不叫他扑克脸,扑克脸也一点不笑,看样子这俩人又要吵架了。

  我在心里哀嚎,不要啊,打死我也不要再去“家”。

  我宁可饿死,也不要再跟一条狗住在一个院子里。

  美女看到扑克脸,也不找东西了,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就朝外边走,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扑克脸终于说话了,他说:“你要做了就做了吧。”

  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美女也没说什么,蹲下来把我抱起来。

  唉,我这个肚皮贴后背啊,光抱有什么用啊,我要吃妙鲜包。我要妙鲜包!

  扑克脸又说话了,扑克脸说:“把猫放下!”

  我不知道他干嘛凶巴巴的,反正今天一进门他就是这种恶狠狠的样子,好像人家欠了他钱似的。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见“啪”一声,美女脸上已经多了一个红手印,我惊恐的瞪着大眼睛看着美女脸上那个巴掌印,慢慢的肿起来,难以置信那是扑克脸打的。要知道扑克脸以前对美女可好了,半夜出去帮美女买好吃的,他平常抱美女的样子可比抱我温柔多了,有次还把美女背在背上,一直背回家来。平常扑克脸哪怕再不高兴,美女一跟他说话他就会笑,可待见美女了。我第一次从电视里学会“只羡鸳鸯不羡仙”,就以为是形容扑克脸和美女呢。

  我还在胡思乱想,后颈皮一痛,已经被扑克脸拎了过去,我在半空乱蹬着腿,惊恐万状。美女的样子像是要哭了,她说:“雷宇峥,把排骨给我吧,你别把它送人。”

  啊?!

  我使劲扭过脑袋去看扑克脸,不会吧,你打算把我送人?

  怪不得美女会跟你吵架!

  活该!

  扑克脸声音冷冰冰的:“我的猫,你管我送不送人。”

  我十分十分想在扑克脸的手上使劲挠一下子,明明我是你和美女两个人的猫,什么时候变成你一个人的了?

  就算要离婚,我也是共同财产呀,你凭什么就决定把我送人?

  不过扑克脸跟美女好像没结婚,这个估计也不能算离婚了。我还纠结于法律问题的时候,美女已经带了哭腔了:“你把排骨给我吧,你又不要它,上回你把它送了人,就差点找不回来了。”

  我的脑瓜子明显有点不够使,扑克脸还是恶狠狠的样子,声音也跟空调风似的冷嗖嗖:“滚!”

  美女看着我,我也眼巴巴看着她,可是她不敢跟扑克脸再讨要我,只好抹了抹眼泪走了。

  扑克脸站在那里看她下楼梯,他的手卡得我都透不过来气,我挣扎着用爪子挠着他的手,我都急了,兔子急了都还咬人,何况我是猫呢。于是我狠狠咬他并且拼命抓他,可是我把他的手都挠出血来,他也没松手。我急得喵喵叫,美女回头看了看我,掉了两颗眼泪,终于还是走了。一会儿就听到大门“嘭”一声轻响,关上了。

  扑克脸终于松手了,我从他身上跳下来,一路追到楼梯下去,用爪子挠着大门。我知道美女肯定不会再回来了,不然她不会向扑克脸要我,可是扑克脸为什么不肯把我给她呢?

  我挠不开大门,只好又爬上楼去找扑克脸,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抽烟,我跳上床去,绕着他的腿转来转去,喵喵叫他去追美女,但他就是不睬我。

  诶,真是人不急猫急!

  扑克脸一直躺在那里抽烟,电话响了很多次他也不接,最后天黑了,我也饿得没劲了,趴在床上快睡着了,他突然想起来,去厨房给我拿了两个妙鲜包。

  哼!

  你把美女都赶走了!

  劳资心情不好!

  我自欺欺人的把脑袋别过去,誓死抵抗妙鲜包的阵阵香气。

  扑克脸把我拎起来,对视着我的猫眼,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表明我的不屑。

  “不吃就算了。”他把妙鲜包扔进垃圾桶。

  我恼了,使劲又在他手上挠了一下子,这下子又给他手背添了一道血印子。

  很难得,他只是把手缩了回去,没给我一巴掌。

  大概是打了美女,把他手打疼了吧。

  我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

  尤其是像扑克脸这种,还长得一表人才,人模狗样的。

  可见凡是跟狗沾边的,都讨厌!

  我在饥肠辘辘中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被饿醒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可我是一只猫,再黑的地方我也看得见,所以我瞪着圆圆的猫眼睛看着扑克脸。

  他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没有抽烟了,可是也没有睡。

  因为他脸上有水。

  不会是眼泪吧?

  还是他洗了脸没擦脸?

  我以前只看过美女哭,还没看过扑克脸哭过呢,我跳过去,喵的叫了声,舔了舔他的脸。

  真苦啊……

  我全身的毛再次乍起来。

  好饿!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