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更多

第二部分:佳期如梦拾锦 07.阮郎归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漂亮!”

  看到小白球不偏不倚的落地,王燔宇脱口夸了句。阮正东不过笑笑,随手将球杆交给身后的球童,两个人往前走,球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难得晴好的天气,阳光灿烂照在草地上,茵茵似碧绒绿毯一般,连绵起伏,果岭前视线开阔,可以看到远处高大的乔木。几排水杉树刚得了一分绿意,遥看似水彩轻染,还没有洇化开来。

  “晚上你请客,你这笔可挣的不少。”

  王燔宇直笑:“多谢多谢,那是一定要请你的。”

  “叫上你哥,你哥不正好回来开会么?”

  王燔宇一听就直摇头:“他去了可不好玩了,我们家老大什么都好,就是胆子越来越小,成天有事没事就把我拎去训一顿。老爷子都没这么排揎过我,他倒好,横竖瞧我不顺眼。”

  走到果岭下,王燔宇一转脸,瞧见远处几个人,忽然“咦”了一声,说:“东子,那不是你的妞?”

  阮正东回头一看,还真是。随手摘下手套交给球童,大步流星走过去。

  佳期耐着性子正陪笑,手里一根球杆横竖拿着不顺手,又要顾忌怎么跟人回话。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你在这儿干嘛?”

  抬头一看,阮正东。

  佳期很少看他戴帽子,又戴了墨镜,阳光下只能看见他的侧脸,眼睛仿佛微微眯着。

  她说:“陪客户打球。”

  “你会打吗?”他扫了她两眼:“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刚学……”

  没说到两句话,王燔宇也踱过来了,这些人都认识他,纷纷跟他打招呼:“王总!”还有人忙着跟他寒喧:“这阵子短见,王总在忙什么呢?”

  “瞎忙呗。”王燔宇介绍:“这位是阮正东,我发小。”

  阮正东三个字差不多让几个人眼睛顿时发直,连忙陪笑着与阮正东握手,阮正东不过敷衍一下,略站了站,就说:“我约了朋友吃饭,要先走一步。”

  王燔宇暗自好笑,脸上却不露出来:“咱们一块儿出去吧。”

  坐了电瓶车出了球场,阮正东才给佳期打电话:“你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我这里还陪客户呢……”

  “陪什么陪啊,你快出来。就你那技术,也不嫌丢人现眼。”

  “不行,老总说了,这合同……”

  阮正东不耐的打断她:“我朋友今年的广告代理还没定呢,你快出来,请我们吃个饭,说不定他就交你们公司了。”不由分说把电话扣了。

  王燔宇在一旁直笑:“哎,我们今年的广告预算可是两千万,被你一句话就送了人,你这是为博红颜一笑,峰火戏诸侯呢你?”看阮正东臭着脸,赶紧举手:“得,得,当我没说。”

  过不多大会儿,佳期果然出来了,站在俱乐部门口张望。没有看到熟悉的迈巴赫,只好低头掏手机。

  “笨!”阮正东喃喃的骂了句,终究还是接了电话:“银色跑车,你左手边,车牌0033。”

  佳期果然看到了,一溜小跑过来,拉开车门还是气喘吁吁:“王总!”又对阮正东笑了笑:“谢谢啊。”

  “王总约了人,今天没空跟咱们吃饭。”阮正东说:“下星期叫你同事去他公司签合同吧。”对王燔宇说:“你不是约了人么,还坐这儿干嘛?”

  王燔宇直笑:“我马上就走。”

  阮正东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人家的车,我借着开开。”正说着电话响了,他用蓝牙于是接了:“什么事?”

  “我那车刚买,你悠着点开。”

  “废话。”

  “还有,你把我一个人撂这儿了,我怎么回去啊?”

  “打电话叫你司机来接。”

  “你怎么这么重色轻友啊,不兴这样的啊。”

  “那叫我司机来接你,总行了吧?”

  “不敢!不敢!我还是蹭车回去得了。对了,晚上你还吃不吃饭啊?”

  “今晚上算了,明天再说吧。”

  “明天我要去墨尔本。”

  “那你回来后请我吧。”

  “要不今儿晚上你带她一块儿来。我也带上我女朋友,咱们四个人一块儿吃,多热闹。”

  “扯淡,你兜这么一圈子你就是笑话我啊?”

  王燔宇哧哧直笑:“得了,你到时候把车停哪儿了,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叫司机去开回来。”

  “知道了。”

  “还有,你那女朋友,到底叫什么公司来着?我得打电话跟他们交待一声。”

  “你怎么这么罗唆啊?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挂了。”阮正东把电话挂断,又问佳期:“晚上吃什么?我都饿了。”

  佳期说:“要不吃面吧,吃面最简单。”

  “那好。”阮正东说:“去吃鳝爆面吧,我知道有家馆子,做得那个叫鲜。”

  “你怎么什么好吃的都知道啊?”

  “我无所事事,成天只钻研这个,能不知道吗?”

  一句话逗得她笑起来,忽然想起来问:“对了,你那朋友的公司,广告预算大概是多少?”

  “不清楚,回头再问他吧。”他漫不经心的说:“你还是想着怎么吃鳝爆面吧。”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