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更多

第二部分:佳期如梦拾锦 01.弦乐人生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天还没有亮,泺弦起来上洗手间,睡得迷迷糊糊的,刚下床就被绊了一跤,一手就按在软绵绵的东西上,吓得她只差大叫起来:“啊”

  “你压到我肚子了”

  地上人的声音似乎十分清醒,她于是也清醒了一点,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终于想起来问:“你怎么睡地上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昨天晚上拿脚踹了我七次,还拐了我两肘子,我不睡地上,没准挨得更多。”

  泺弦赧然:“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太习惯……”

  他起来把睡灯打开了:“要上洗手间是不是?从那边下床,其实更近一点。”

  她乖乖“哦”了一声,手足并用又爬上了床,然后爬到另一边,终于找着拖鞋,呱嗒呱嗒去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才仔细观察,原来他铺了一半被子在地板上,另一半胡乱盖在身上。虽然是夏天,但空调一直开着,看着也怪凉的。

  她说:“你上来睡吧。”

  “不用了,我就凑和一下。你快点睡吧,我也睡了,明天一早还要开会。”

  他把睡灯又关了,泺弦却睡不着了,本来换了新环境她很容易睡不着,不过昨天晚上实在太累了……想到这里她在黑暗里都不禁脸红,抿着嘴偷笑。最后把头埋到枕头里去,其实床上有他独特的味道,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儿,有点像烟味,又有点像沐浴液的香味,反正就是他的味道。

  到天亮她才又睡着了,结果一睡就彻底睡迟了,是他把她叫醒的:“快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她看一眼闹钟,慌忙爬起来,冲进盥洗间,一拧开龙头竟然是滚烫的水,溅到手上顿时直乱甩。

  “怎么了?”他探头望了一眼,手里还在系领带。

  “没事。”她打开冷水龙头,冲着。

  “烫着了吧?”他走进来仔细看了看她的手,从吊柜里拿了药箱,找着烫伤膏,给她涂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昨天不告诉你了吗,我们这儿的锅炉,出来的水温比较高。”

  那是他帮她调洗澡水的时候告诉她的,她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烫了个大水泡,亮晶晶看着怪吓人的,不过涂了药,不是那么疼了。换衣服的时候还小心翼翼,怕把药膏蹭得到处都是。他竟然在一旁看着她,看着她用一只手在那里挠啊挠啊,就是不上前帮忙。

  她气着了,这男人!

  “雷宇涛!”

  “什么?”

  “你帮我一下行不行?”

  他嘴角微弯,似乎是笑了一下,走过去帮她扣好Bra,可是扣好之后他却没松手,手非常自然的滑到她的腰上,他的掌心很烫,嘴唇也是,又烫又软的吻在她的后颈下。这男人平常冷得像冰一样,可是为什么偶尔却像火一样?让人觉得全身都要燃起来了……她身子一软,差点没瘫在他怀里。

  “上班要迟到了。”他不动声色放开她,似乎完全没受到任何影响,而落地镜中,只看到她满脸春色,全身发红像煮熟的虾米一样,简直是——太气人了!

  等她换好衣服,又梳了头发化好一点淡妆,下楼去客厅的时候,司机和秘书都已经到了。

  勤务员准备有早餐,但来不及吃了,雷宇涛挥挥手就走掉了——他说过早上要开会。她忽然想起来,自己从这一刻起,就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自生自灭了。

  说到自生自灭也没那么糟糕,虽然路不熟,但她拦辆出租车,直奔新的工作单位去报到应该也不算什么。问题是从自家小楼走到大院门口,竟然走了整整十五分钟。

  出了大门才发现门口这条马路十分诡异,的士非常少,拦车根本没车肯停,估计整条路都是禁停。只好继续往前走。虽然初夏的早晨并不热,虽然路两侧全是高大的法国梧桐,虽然柏油路边走起来颇有弹性,可是她特意换的高跟鞋,又是一身职业的铅笔裙,走得简直恨不得哭。

  最后终于走到了路口,拦了辆的士,上车就说:“师傅,麻烦去公安厅,谢谢请快一点。”

  所以最后她还是迟到了,新单位的地方倒好找,新领导也很和气的接待了她,介绍主要领导给她认识,然后让办公室主任领着她去见各科室的同事,最后就有一位大姐带着她去量尺寸准备领制服。

  她的新工作岗位很适合她,就在政治部,头一天上班没有什么具体的事,看看规章制度什么的就混过去了。下了班出租车很不好拦,她等了很久没等到空车,站在街边饥肠辘辘,虽然中午吃的食堂菜很多花样很多她吃的也不少,可是真饿了。好容易拦了辆的士,结果司机一听说她要去的目的地就拒载:“那边堵得最厉害,我要交班呢。”

  咬咬牙,跑到公车站牌前研究了半晌,终于找着一趟公交车。

  下班高峰时期的公交,自然是挤得人山人海,跟沙丁鱼罐头似的。而且出租车司机说得没错,堵车堵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她要去的那块,老远就看到堵成长龙,等公交车终于一步步挪到站,她下车时已经是大汗淋漓,两腿发软。

  就这样她离大院门口还有老远老远一段距离,即使到了大院门口离家门也还有老远,想想真是要哭。

  算了,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咬牙往前走,刚走没一会儿,忽然后面有辆车超过来,就在她面前“吱”一声停下,她定晴一看车牌,竟然是雷宇涛的车。

  她鼻子一酸差点没哭了。

  幸好没哭,因为雷宇涛不在车上,原来司机送完雷宇涛回家,刚出来就看到她,所以她才有福气蹭车。

  进门就看到雷宇涛,坐沙发上看报纸,见着她还说:“你们不是五点下班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忍不住要发飙了:“你太脱离人民群众了你去挤公交试试堵车堵得多厉害你知道吗?”

  他终于瞥了她一眼:“脑门上都是汗,去洗澡。”

  完全将她的熊熊怒火视若无物。

  晚饭她赌气没吃,结果他一晚上呆在书房里,有几个客人来谈事情,反正她在楼上,关在卧室里生闷气。

  11点的时候他终于进来拿浴袍,看到她睡在床上,于是走近前,伸手撩了她一下:“哟,等着我呢?”

  她大怒,一脚飞踹过去,幸好他反应快侧身闪了一下,于是只踹在他大腿上。

  这一下子是真踹重了,他脸色很难看:“韦泺弦,你怎么回事你?”

  她把枕头一拿:“我去睡客房。”

  “你敢!”

  “我怎么不敢?”她嘴硬其实心里有点惴惴,雷宇涛长得像极了他父亲,脸一拉下来她就想到老爷子不怒自威的模样,心里就直打鼓。

  太没出息了,她鄙夷自己。

  他不怒反笑:“那你试试看。”

  说实话她不敢试,于是决定好女不跟男斗,拉起被子往头上一捂,闷头睡。

  他把被子拉下来,俯身亲她,到了晚上他下巴生出一点点胡茬,蹭得她很痒,她拼命忍,结果他忽然咬了她一口,她终于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结果他倒不亲了,说:“要不给你买辆车吧。”

  “啊?”她先吃了一惊然后觉得这主意也不错:“那买QQ吧,多便宜啊,而且颜色又多。”

  “QQ不让上内环。”他很敷衍的亲了亲她:“这事明天再说。”

  车最后还是没买,因为第二天雷宇涛的秘书提醒了她,她有出入证,可以名正言顺搭乘大院的交通巴士。

  这个车路线安排非常合理,而且有一个下车点离她的单位非常近,步行三百米即可。

  过了十几天她看晚报,头条就是雷宇涛坐公交。还配了大大的新闻图片,说是记者巧遇云云。底下长篇大论,从本市公交现状地铁工程进度轻轨载客情况一直讲到了三个代表和谐社会。

  她盯着报纸上的照片看了好几秒钟,心中忿忿,她挤公交都没人理会,他坐一次公交就可以上头条。

  第二天中午在单位食堂吃饭,有糖醋排骨,她最喜欢吃了。大师傅手艺不错,排骨又酥又嫩,可惜还是没雷宇涛做得好吃。只是他现在官越当越大,事越来越多,在家吃饭的机率也越来越少,下厨房——那更是甭指望了。她啃着排骨,越啃越馋,寻思着最近无论如何要哄雷宇涛给自己做顿糖醋排骨,大不了牺牲一下色相。

  正当她琢磨怎么算计雷宇涛的时候,旁边跟她一个办公室的周大姐突然问她:“对了小韦,你还没男朋友吧?大姐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她差点没被糖醋排骨给噎着,赶紧陪笑:“那个……周大姐,我已经结婚了……”

  “啊?”这下轮到周大姐差点没被噎着:“你……你不是今年才24,研究生刚毕业吗?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

  哎呀甭提了,想到这事她就有一腔悲愤,刚考上大学那会儿女生们就有句至理名言:“防火防盗防师兄”,她当成耳边风,听了没往心里去。结果呢?结果就是被老奸巨滑的雷宇涛给骗了。她拿筷子气忿忿挟起一块排骨,想当年她可真单蠢啊,又单纯又愚蠢。那会儿她父母都还在云南,而雷宇涛正在她们R大修MPA的学位,于是母亲就拜托雷宇涛照顾她。他把她照顾的还真是好,每个双休日他都要来听课,她当时刚大一,课又少,嘴又馋。于是他下课就带她去吃饭,他在北京土生土长,狐朋狗友一大堆,今天这个发小请客明天那个死党作东,吃来吃去哄得她叫他大哥,怎么样也没想到他对自己居心叵测!

  居心叵测!

  刚进大四,就出事了。她想起来就觉得气愤,如果说雷宇涛是老奸巨滑的狐狸,那自己就是又单又蠢的小鸡,一只狐狸盯着一只小鸡四年,能不出事么?明知道她酒量不好,他那帮狐朋狗友灌她酒的时候他都不拦着,明知道她酒品不好,她喝高了还不送她回宿舍而是直接把她拉回了自己的狗窝。就这样,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竟然还厚颜无耻说是她强那啥他……

  呸!

  他一个大男人,就凭他那183的身高是她强得了么?他竟然声称,他实在反抗不了,还说怕反抗的太激烈伤到她自尊心!

  呸!呸!呸!

  至今这事还被她视作人生第一奇耻大辱!

  中了圈套只好自认倒霉,原本想把这事给遮掩过去,谁知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第二天就把她父母都接到了北京跟自己父母摊牌,全盘托出并且十分诚恳的承认错误。

  他那是承认错误么?

  他那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双方父母只差没当场押着他们上民政去拿大红本本然后立刻举行婚礼,她又哭又闹以死相胁才把婚期往后推了两年,让她读完了研再正式举行婚礼。但不顾她的强烈反对,仍旧逼着她一手拿本科毕业证一手拿结婚证,成了可怜的两证女生。

  就这双方家长还异口同声:“读完研还得两年呢,这期间怎么可以非法同居?”

  呸!

  凭什么这两年就打算允许他来非法同居啊?凭什么就不勒令他在她读研期间离她远一点啊?

  真是一幅斑斑的血泪史,本科四年研究生两年都耗在这个老奸巨滑的男人身上,大好年华,她连一场恋爱都来不及谈,就被迫成了已婚。

  “小韦,你爱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周大姐的八卦积极性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了:“在哪个单位啊?”

  “他是公务员。”

  “公务员好啊。”周大姐说:“你爱人是什么级别呀?”

  “呃……处级。”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她又没撒谎,刚拿结婚证那会儿他正在底下当县长,不是处级是什么?

  “哎呀,年纪轻轻就处级干部呀,有前途。”

  年轻?比她老好大一截呢,年轻什么啊?她真的不高兴了就叫他“糟老头”,不过这三个字不可以轻易出口,否则下场会很惨的。

  由于回忆起了这些悲惨的往事,害得她下午消化不良,吃的糖醋排骨仿佛横在了胃里,怎么都不舒服。喝了两杯绿茶,好容易熬到下班,有气无力的拎包走人。

  雷宇涛晚上又不回来吃饭,虽然家里准备了有饭菜,但她也没胃口吃。直接冲了个澡上楼睡觉去了,睡到晚上八点多突然觉得不对劲,爬起来就上吐下泻,差点没虚脱得晕在洗手间。实在坚持不住了才给雷宇涛打电话,他八成是在开会,刚拨过去就按掉了。

  她看着手机上“通讯中断”四个字就要哭,把手机扔到一边去又爬回床上去睡。

  睡了大概半个小时手机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响起来,她实在没力气爬起来找,赌气任由它去响。过了一会儿手机不响了,改座机响了。她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拿起来:“喂!”

  “你怎么不接电话?”他的嗓音透着不悦:“怎么回事?”

  竟然比她还凶,她说:“是你先挂我的电话!”

  “刚才在开会,我正讲话呢。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你多大了?还跟小毛孩子一样!没事找事!”

  她觉得更委屈了:“你不想管就算了!反正我死了都跟你没关系,你只管开你的会吧!”

  他“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听筒里只剩嘟嘟的忙音,她拿着电话“哇”一声就哭了。

  她越想越委屈,蒙着被子哭了一身汗,倒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迷迷糊糊就又睡过去了。最后被他叫起来的时候,她仍旧不是十分清醒。

  他的声音倒难得的温柔:“小弦,起来换件衣服,我们去医院。”

  她人迷迷糊糊的,还记得在跟他吵架:“我要跟妈妈说,你欺负我。”他顺嘴哄她:“行,行,先把衣服脱了,换这件。”她补充说明:“我要跟你妈妈说你欺负我。”

  “行,跟我妈说。可是你在发烧呢,得先去医院。”他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把胳膊举起来,好,伸进去……”帮她把衣服扣好了,又把她抱起来。屋子外头的夜风把她吹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本能的往他怀里缩,他将她抱得更紧些,幸好车就停在雨廊下,进车里就觉得好多了。

  他们在医院急诊部折腾了大半夜,光点滴都挂了三瓶,说是中暑和水土不服,来了都快半个月了竟然还水土不服……她也算服了自己了。

  第二天早上还得留院观察,于是她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请假。雷宇涛今天安排好了要下乡去,只好把她撇在医院里,留下勤务员照顾她。到了晚上下班时分他才赶回来,到医院看她,还给她拎了一保温桶的粥。

  看到保温桶她想起来撒娇了:“我要吃糖醋排骨!你给我做!”

  “这都几点了,我上哪儿买排骨去,再说你现在怎么能吃那么油腻的东西?”

  “我就要吃糖醋排骨。”她假装要哭:“雷宇涛,我知道现在你不爱我了。想当年我千里迢迢去县里看你,天下着大雨,路上又滑坡又堵车,我到的时候都是晚上十点了,你还挺高兴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就剩一点排骨,你还做糖醋排骨给我吃。现在可好了,你升官了,就嫌弃我了,就想当陈世美了……连糖醋排骨都不给我做了。我要给爸妈打电话,说你欺负我……梁大秘的电话是多少?我要给老爷子打电话,说我刚来十几天,你就嫌弃我了……没准你在这里包二奶养小情儿……”

  “行了行了,”他算怕她了:“我去给你弄糖醋排骨。”

  耶!

  于是她眼巴巴在医院等着吃糖醋排骨,等了一个多钟头没等到雷宇涛回来,却等到了单位上的两位大姐。原来工会领导听说她请假住院了,于是按惯例派了两位大姐,在下班后拎着水果花篮来看望她。倒让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连忙招呼两位大姐坐,又给她们倒茶,说:“其实没什么事,就是医生谨慎点,让多观察一天。”

  “怎么也是住院嘛。”周大姐嗔怪:“你别客气了,你还是病人,快到床上躺着去。”

  她说:“没事,就是中暑……”话音未落病房门突然没推开了,雷宇涛提着保温桶兴冲冲闯进来:“糖醋排骨来了……”

  呃……

  两位大姐瞪大了眼睛看着雷宇涛,还好他当机立断:“对不起我走错了。”带上门就退出去了。

  过了足足有一分钟,周大姐才如梦初醒:“那个……那个人好像是雷书记吧……”

  另一位秦大姐也如梦初醒:“好像是……可是他……怎么会在这儿?”

  “什么呀!”韦泺弦强辞夺理:“他就是一送外卖的,成天在这医院里送盒饭。他是不是长得挺像谁啊?今天上午他来送盒饭,护士也嘀咕过……”

  秦大姐周大姐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被骗过去了没有。反正两位大姐又坐了一会儿,安慰她好好养病,就告辞而去。

  雷宇涛等她们走了才又进来,把保温桶往床头柜上一搁,冷着一张脸:“谁是送外卖的?你就不能说我是你丈夫吗?”

  “那你跑什么啊?还说走错房间,我是你老婆很丢人吗?”

  “你当时看着我连脸色都变了,还冲我直使眼色,我能不顺着说是走错了吗?不然你说不定跳起来打我呢!”

  她被气糊涂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

  “你前天晚上睡觉还踢我呢!”

  哦……倒也是……可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他却摆出一幅就算她十恶不赦的模样,横眉冷眼的坐到一边:“我连晚饭都没吃,被你差使得跑来跑去……”他把保温桶打开,拿起筷子就挟了一块排骨:“还是我自己吃得了……”

  啊啊啊啊!

  怎么可以!

  香喷喷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的糖醋排骨!

  她扑过来跟他抢:“我要吃!”

  他把手中的筷子举高:“就不给你吃!”

  鄙视以身高欺负人的,她急得像小狗团团转,恨不得在他胳膊上咬一口:“雷宇涛,你太小气了你!”

  他像是逗她逗上瘾了,直接将排骨喂进自己嘴里:“唔,好香。”

  “雷宇涛!”

  随着她掷地有声的最后一声怒喝,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又被推开了,秦大姐周大姐站在门口,一幅眼珠子脱眶的样子……他们两人顿时僵住……保持了一个举筷一个抢夺的姿势。

  啊?

  这两位大姐杀个回马枪过来干嘛?

  她要怎么解释……

  话说她刚才大叫雷宇涛的名字来着……她要不要说……她跟市委书记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其实他是她发小还是她师兄他只是来看看她谁知道多年未见于是非常激动肢体语言不免激烈了一点……

  而己……

  算了,还是先给个地洞让她钻下去吧。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